【環球時報綜合報道】俄羅斯為何要與西方走向對立?是否有一道界限能令雙方停下並重頭開始?毋庸置疑,這一對立仍在不斷加劇。第二次冷戰或已蠢蠢欲動。
  以烏克蘭為例。我認為歐盟官員嚴重低估了克裡姆林宮和普京本人反對所謂歐洲一體化的決心。雙方關於所謂烏克蘭人民自主選擇的言論不應被誤導。歐盟官員可以隨便對普京的行為表示不滿,但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且?維多利亞·努蘭德經常在邁丹出現時,這對俄當局來說顯然再次確認“一切都是有意安排”而且是“針對俄羅斯”的推斷。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會無緣無故發生。克裡姆林宮多數官員認為,隨著歐洲一體化,北約也將針對別爾哥羅德號和庫爾斯克號部署坦克和導彈以及全球導彈防禦系統。其“並非針對俄羅斯”的說法甚至連克裡姆林宮的女清潔工都不信。
  “失去烏克蘭”被俄羅斯當局視為對國家生存的威脅。這並不誇張。這是一個需要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手段來與之對抗的威脅。如果其他手段無法奏效,極端情況下則需動用軍事手段。北約東擴,特別是涉及到格魯吉亞時,已被克裡姆林宮視為不能容忍的威脅。俄羅斯與西方關係在2008年時比今天要融洽,所以西方很少有人能料到,俄羅斯會如此輕易對格採取軍事行動,俄軍甚至已經做好向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進軍的準備。不知道身在布魯塞爾的歐盟官員聲稱在烏克蘭問題上沒有與莫斯科進行三方會談的必要時,是否意識到了這一點?
  普京當然不是西方最喜歡的政治家,其領導的模式也並非歐洲大西洋價值觀的體現,但這是否意味著應有針對性地將目前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視為?“流氓國家”?俄羅斯當局中許多人也在考慮這一問題。當歐盟官員呼籲抵制索契冬奧會時,人們不禁要問:難道莫斯科又出兵阿富汗了嗎?話說回來,其他國家的經驗表明,做一個流氓國家其實並不那麼可怕。
  西方媒體經常將普京的形象描繪得邪惡、可怕,比如說他將暴動小貓樂隊關進監牢,不喜歡同性戀等等。然而,西方媒體對伊朗新總統魯哈尼的興奮之情著實無法讓人理解。看,他笑了!看,他跟奧巴馬通電話了,而且不像內賈德那樣每天重覆“從未發生過大屠殺”;看,他願意討論核計劃!於是,在不負責任的笑容以及美國國務卿克裡與伊朗外長在德黑蘭外的片刻擁抱之下,該“流氓國家”發展核計劃的權利獲得了認可。也就是說“你越這樣表現”,就會越樂於與你協商,只要你暗示將採取某種方式走上修正之路。然而,從世界範圍來看,這一理由顯然是不夠充分。
  當然,普京總統尚不清楚,其在與西方對立之路上還會走多久。他的行為邏輯顯示,作為一個令西方深感失望的領導人,在意識到雙重標準的所有妙處之後,他將會進行這樣的對立,而且是長期和不斷升級的對立。俄羅斯當局的“主權化”政策正是由此而來,重視重新裝備部隊的思想也是由此而來。沒人會只為創造就業崗位和新技術而裝備部隊。
  普京2013年國情咨文中甚至對外國投資隻字未提,相反,他卻提到資本回歸問題。俄羅斯政策中依靠自身力量的傾向越來越明顯。
  國外許多負責對俄關係政策的官員認為,俄羅斯並不強大,其許多經濟的和執政官僚的利益在於其“潛在對手”國家。正因如此,克裡姆林宮會在某一時刻支持不住,遭受新一輪失敗,忍氣吞聲地接受新的角色,並越來越走向東方,並將名副其實地在這條路上前行。支持這一論斷的理由是合乎邏輯的經濟計算和統計,以及技術能力的比較。但如果這一理論是錯誤的、這些人弄錯了,將如何是好?  (原標題:俄羅斯政治學家:西方正將俄羅斯推向第二次冷戰)
創作者介紹

浴室漏水

uk74ukye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